青年作曲家陈艺灵:一切音乐语言皆有可能

“箜篌能有一首新作品是非常难得的。而在一场都是民乐协奏曲的音乐会上首演箜篌作品,更能让观众清晰地感受到这件乐器与其他民乐器之间的不同。”作为一位90后青年作曲家,陈艺灵认为,不应该给自己设定过多的限制,一切音乐风格、音乐语言都可以大胆地尝试。

相识于偶然

2018年,作曲家谭盾计划在其交响诗《女书》的新一轮国内演出中,把主奏乐器竖琴替换为多把箜篌。通过中间人的介绍,改编《女书》箜篌部分的任务交给了陈艺灵。按照计划,箜篌版《女书》将由箜篌演奏家崔君芝和她的学生们一起演奏。陈艺灵由此结识了崔君芝,“在这之前,我没有见过箜篌,也没有听过箜篌的声音。”遗憾的是,因为场地限制,箜篌版《女书》最终没能上演。但通过这次创作经历,陈艺灵被箜篌的声音深深吸引,“它的音色很像古筝,古筝、竖琴的技法都能在箜篌上使用,除了轮指以外的琵琶技法也能在箜篌上呈现。”

去年2月,陈艺灵搬家后偶然得知自己和崔君芝住在同一个小区,便前往拜访。在两人频繁的交流中,崔君芝提出想请陈艺灵创作一部箜篌协奏曲。“在崔老师家,听她日常练琴,以及用箜篌即兴演奏,都给了我灵感。在我两次为箜篌作品创作期间,崔老师都给予我很大的帮助。”陈艺灵说。

原本这部箜篌协奏曲《丝路·永乐颂》预计去年11月演出,但因为疫情,作品最终于今年1月26日在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完成首演。

感谢所有前辈

在这场由指挥家夏小汤执棒中国爱乐乐团带来的“乐咏新春——中国民乐专场音乐会”上,共上演了五部协奏曲,分别是作曲家王丹红的琵琶协奏曲《云想花想》、板胡协奏曲《乱弹琴声》,作曲家唐建平的笛子协奏曲《飞歌》,琵琶演奏家赵聪本人创作、尹天虎配器的《福吉天长》,以及陈艺灵和崔君芝创作的《丝路·永乐颂》。

陈艺灵坦言:“首演前我还是很紧张的。当晚同场的其他作品都是经常演出的老作品,而《丝路·永乐颂》不仅是新作品,因为箜篌与交响乐团合作的机会少很多,我也很担心最后的效果会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首演当晚,《丝路·永乐颂》受到了观众们的喜爱。很多观众和几年前的陈艺灵一样,没有亲眼见过箜篌这件乐器,没听过它的声音,更想不到箜篌的表现力能如此丰富。《丝路·永乐颂》中有非常精彩的独奏段落,整部作品几乎全面地展现了箜篌的音色和技法。

作品另一个显著特点是音乐带来的画面感。这源于陈艺灵自己的团队长期从事电影音乐制作,她的音乐自然而然地带有很强的画面感。音乐响起,眼前犹如茫茫沙漠,一眼万年。陈艺灵介绍,“《丝路·永乐颂》是用音乐讲述了一个随着楼兰消失,又被历史封存、得到永恒的爱情故事。”

丝绸之路是连接中国与中亚之间的商贸线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文化交往的重要通道。因此,在《丝路·永乐颂》中,陈艺灵运用了两个音乐元素,其一是《在那遥远的地方》。陈艺灵介绍,“歌曲《在那遥远的地方》本身就是一首融合音乐,其中包含藏族民歌《亚拉苏》、哈萨克族民歌《羊群里躺着想念你的人》、维吾尔族歌曲《牧羊人之歌》。”另一个音乐元素是《Nearer My God To Thee》(愿更近我主),这原是一首赞美诗,后经谱曲成为小提琴曲,同时也是电影《泰坦尼克号》沉船之前船上乐队演奏的音乐。作品的旋律原本听起来很西方,陈艺灵在其基础上改动了几个和弦,通过箜篌的演奏,听起来就变得“很中国”了。演出前甚至有乐手来询问陈艺灵,“作品开头用了《在那遥远的地方》,结尾用的另一个中国民歌是什么?”这让陈艺灵意外又兴奋:“连乐手们都觉得这是中国的民歌,说明音乐真的很有中国味道。”

当作品完成首演后,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兴奋地起立鼓掌。到场聆听音乐会的一些作曲家也在音乐会结束后纷纷向陈艺灵表示祝贺,这些对陈艺灵来说都是非常大的鼓励。

年轻创作者应多点开花

陈艺灵很喜欢挑战自己,尤其对特殊编制的创作格外感兴趣。作为一位90后作曲家,陈艺灵说自己从来都不是为了演出而创作,而是自己有感而发后先把作品完成,再寻找合适的机会,“2020年,我写了一部三乐章的钢琴协奏曲《命河》。有演奏家找到我想要演这部作品,但我希望这部作品的首演由钢琴家元杰来完成,所以现在还在等机会。”

2018年,陈艺灵为12架古筝创作了重奏作品《谷雨图》。“那时候很多筝团找我,问不是12架古筝能否演出这部作品,我都回答必须是12架,而且必须按照我设定的位置排座、演奏,因为我的声场就是按照这个方向写的。”后来,《谷雨图》在“盛世华筝”国际古筝音乐节上获得古筝原创新作品第三名和重奏组作品第一名,以及最佳现代风格作品奖。

陈艺灵3岁开始跟随父亲学习钢琴,在报考星海音乐学院附中时,她问父亲:“作曲是做什么的?”那时的她甚至不知道,父亲就是星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只是父亲并不希望女儿走上作曲这条道路。没想到,陈艺灵以高分考入星海音乐学院附中作曲专业。在星海音乐学院本科学习阶段,她更痴迷于各种音乐风格的创作,除了传统作曲,她还写了很多摇滚乐、电子乐和爵士乐作品。

直至现在,陈艺灵的创作领域仍然跨越多个音乐类别。2017年,她的电子音乐作品《3 moments of Tibet》(西藏的三个瞬间)受到上海电子音乐周的肯定,还参与了ICMC作曲比赛。同时,陈艺灵还参与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纪录片的幕后音乐工作,每年也要写至少一部大编制的乐队作品。她曾入选陈其钢音乐工作坊第四期,作品获得陈其钢的好评。“今年,陈其钢老师还问我乐队作品和电影音乐,我更喜欢哪一个?我想,不仅这两者,不同的音乐形式我都愿意去尝试。这个时代本身就是多元、融合的,我觉得新一代的创作者也一定是全面的,能够驾驭各种音乐语言。”

( 来源:中国音乐网 )( 原载:音乐周报 纪晨/文 )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二八彩平台,二八彩官网,二八彩网址,二八彩下载,二八彩app,二八彩开户,二八彩投注,二八彩购彩,二八彩注册,二八彩登录,二八彩邀请码,二八彩技巧,二八彩手机版,二八彩靠谱吗,二八彩走势图,二八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二八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